活着--纯胡思乱想

我常常胡思乱想:一个人,只要他还活着,那么此刻 他必存在于某个具体地点。
虽然这个地点,我们可能不知道,但仍然改变不了他存在的事实。

比如那些明星,虽然我没有机会见到他们,但他们当前肯定在地球上,而且还在做着自己的事情。

十年后,如果他仍然存在,则他在这个十年里,也是“一天一天”的度过,虽然“一天一天”的细节我不知道。

于是我很想念儿时的伙伴,和从校园里分开的朋友。
有很多人,我和他们分开后再无相见。
“你们还好吗,
这几年,你们是如何度过,过得快乐吗”
你们会偶尔想起我吗?

我还常常想:时间永远向前行驶,所以一切都会“过去”。
从这个角度看,确实“没有迈不过去的坎”。
还记得某人几年前来请求你的帮助吗?他当时是那么的渴望和急需得到帮助,你的帮助甚至是他唯一的希望。
几年后再相见,你会发现既没有因为没得到你的帮助而死去,也没有因此而穷困潦倒。
因为时间不会停止,他的时间同样也不会因为没有得到帮助而停止,一切都会过去。

所以,如果对于自己的利益没有损失,或者太大损失,请尽量的帮助别人--你阻拦不了别人的进步。

有时,身边飞驰而过的载满客人的汽车。我看见车里坐着满满的人,可以清晰地看见车窗边的人的脸。
我就想,虽然每个人都一样普通,但每个人却截然不同,各有着不同的长相,身份,职业和性格。
他们中间的每一个人,身上的故事都不一样,每个人都是鲜活而独一无二的。
我们应该为自己而骄傲,因为我们与众不同。

我们还没有做好准备,就匆匆来到这个世界;
大部分人还没有做好准备,又匆匆离开这个世界。
来去之间,是我们唯一能靠努力掌控一些的。

我们都在活着,我们都要活着,都要好好活着。

目标,兴趣与坚持–回应wes信

老早以前喂屎(wes)先生谈到人生方面的一些话题,如目标,兴趣等.并针对人为什么常常不能坚持计划去达成自己的目标,提出了伪目标的概念.

关于目标,兴趣与坚持的问题,我有我的看法:

目标的特点:就是有明确的界限,即”标”. 目标是否达到,很容易明确判断.
目标的产生:一切目标,归根结底是为了人的生存需要. 无论是生理需要还是心理需要.
爱好则是一种主观感受,实施自己爱好的事情,人主要得到的是心理上的满足感.

如果说目标是有具体界限的”标”,那么人对兴趣的追逐则往往 »查看全文

爱非神圣

好多恋爱中的女人,都问过这个傻呼呼的问题:”你一辈子只爱我一个吗?”,”我是你的唯一吗?”.
不用问了,这答案在他心中的答案必然是肯定的.

而一旦男人不再钟情于她,她则把他以前的好全部推翻,把他当成大骗子大恶人来看,真是由爱生恨,多么的糊涂啊.
在她们看来,真爱是不会变的,变了心的也不是真爱.

我要对她们说:”你们错了,真的错了. 你们第一个错的地方是把爱和情的概念搞混淆,把情当成了爱,
第二错是误以为真爱必须是永远;
第三错在认为真爱必须唯一”.
»查看全文

再赠表弟倚星

倚星表弟,已到上学年龄.因姑父不是本地人,村长屡次刁难,虽送礼数次,仍迟迟不给户口.
写诗以示激励,并自勉.

秋风秋雨欺白杨,
弱枝嫩叶未成行.
恶竹万竿莫得意,
十五年后争短长.

赠表弟倚星

我的表弟,才几岁, 姑父让我给他起名字.我观察他,性格比较顽劣,于是给他取名倚星. 取倚星摘月之意. 并为其赋诗一首,以示激励.

原上白马驰如电
弯弓射雕落九天
月中嫦娥惊回首
倚星摘月美少年

滚吧,狗日的们

冬天来临,野草就会枯萎。
春风又吹,野草吐绿新发。

人很难超越他所在的世界,只能在已有的规则内发挥出最大的潜能。
不必去证明什么,做好自己就是最好。

做好自己,就是不寄希望于别人,只有自己才能救自己。
做好自己,就是不为别人改变自己,坚持自己的原则。
做好自己,就是不为外界的幻境所动,像苦行僧一样,坚守心中的神祇。

不去解救他人,不求他人解救;不去帮助他人,不求别人帮助;
也许这样说让人失望,但理解的人自会理解--能对自己负责的人才有资格对他人负责¹。

长大,总会经历一次痛苦的蜕变。

别人那些 微笑的,愤怒的,亲切的,鄙视的,关心的,无聊的,憨厚的,阴险的 眼神和表情,
自己那些 无赖的,仗义的,奋发的,堕落的,纯洁的,下流的,期待的,失望的 心境和愿望,请允许我从心中擦去。

野草自有荣枯日,何向他人参生死。滚吧,狗日的们!。

注¹:罗汉与菩萨的主要区别,罗汉只可自度,而菩萨亦可度人。

我是谁?

我望着床上的一具躯体,姑且称之为“他”,大家都叫他“燕十八”。

那么我是谁?我和他是一回事儿吗?

如果我消失了,他会变成谁?
如果他消失了,我还存在吗?
别人口中的“燕十八”,是指他还是指我?

我给自己定下许多计划,可是有很多都没能坚持下去,
那么,是我不能控制他,还是我不能控制我?

我爸爸口中所称的儿子 是指我还是指他,谁是真正的儿子?
如果他刚出生,就被人调了包,由另一个家庭把他养大,他应该基本上还是他,但我是否还是我?

不愿再想,不愿再想,头疼的厉害。(谁的头疼?)

顽劣往事

上初一时,我住在叔叔家。
叔叔是我爸的把兄弟,关系非常好。我和叔叔的儿子小强也从小就在一起玩。

我和小强一起,爬高上低,掀瓦捅窗户,干的坏事估计是数不清了。还好我们比较幸运,没被逮住过。
但有一次发生了意外…… »查看全文

夜路偶成

08年初,自合肥回北京。夜半梦醒,火车正行于河北,平原大荒处。
窗外星光点点,转念生计,东奔西顾,无以为家,不免感慨。信手涂鸦,无论平仄。

繁星垂大荒,
孤旅人相忘。
野草渺天地,
生死任思量。

路走的久了,人往往会迷失--只知道走,却忘了要往哪儿走,为什么要往那走。
大家似乎都在忙,我们可能花一个小时甚至更久和朋友打电话,却很难面对面的聊五分钟。
我们到底在追寻一种什么东西呢?

Pages: Prev 1 2 3 4 5 6 7 8 Nex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