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路偶成

08年初,自合肥回北京。夜半梦醒,火车正行于河北,平原大荒处。
窗外星光点点,转念生计,东奔西顾,无以为家,不免感慨。信手涂鸦,无论平仄。

繁星垂大荒,
孤旅人相忘。
野草渺天地,
生死任思量。

路走的久了,人往往会迷失--只知道走,却忘了要往哪儿走,为什么要往那走。
大家似乎都在忙,我们可能花一个小时甚至更久和朋友打电话,却很难面对面的聊五分钟。
我们到底在追寻一种什么东西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