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什么有些坏习惯很难改掉?

因为你内心没有把他们当成坏习惯,甚至沾沾自喜

我以前酗酒,经常大醉,多次自我批评,发誓戒酒,但一直没成功。为什么?

因为我内心根本没认为酗酒是“坏习惯”,反而觉得酒酣之际,挥斥方遒的样子很牛B,大口喝酒的熊样很“仗义”,内心其实是沾沾自喜的。

这种心态下,自然不可能戒酒成功。直到2012年,喝醉后干了件十足的蠢事,脸面尽失。
内心感到耻辱,从此把酒戒了,至今五年,再未沾酒。

比如有人爱说脏话,虽自我批评要改,但总是很难改掉。为什么?

因为在他内心,并没有认为说脏话是一种没素质甚至讨人厌的事情,反而觉得说脏话很“爷们,豪爽,洒脱”。
你就别指望他能戒掉脏话了,因为这是在剥夺他的”豪爽”

又有些人,说话很冲,喜欢当众让人难堪,他不觉得这是没有礼貌,反而觉得:“我这人比较直”。
同时心中又有建立在别人痛苦上的小得意,所以让他改掉说话冲的毛病,恐怕做不到,因为这是在剥夺对方的“得意”。

部分程序员,某些知识不懂,比如CSS,JS不懂。知识如海,不懂不耻辱,咱可以学。

但一些人偏要很自豪的说:“我是玩后端的,CSS我玩不了”。
一副英国贵族到了农村,无奈却暗含“光荣” 的样子:“哎哟,这农村蹲厕还真TM不会用”。

因内心的这点“光荣感”,估计有些知识他永远学不会了,因为没人愿意剥夺自己的“光荣”。

《大学》曰:诚于中,形于外。其根底已偏,其末岂能不乱?
很多坏习惯,之所以难改掉,是因为其内心,根本没当成坏习惯,反倒沾沾自喜啊。

----------------分割线----------------

世人有恶习难改者,何哉?

余好酗酒,辄大醉,尝自责戒酒,未见其效。
吾本意酒酣之际,挥斥方遒,何其壮哉,岂有戒酒之理?

世有言语粗詈者,屡教不改,何哉?
其本意以粗为豪,口吐爷娘若霸王扛鼎,又岂能改之。

《大学》曰:诚于中,形于外。其根底已偏,其末岂能不乱?
恶习难改者,盖因其内心,
不以为耻,反自喜焉。

鸡蛋

鸡蛋

鸡蛋,一份特殊的情感

我对鸡蛋有着特殊的情感。

小学时的记忆中,家里总是会养着几只草黄色的本地鸡。

勤劳的母鸡一天可以下一颗蛋,不太勤劳的母鸡,也可以隔一天下一颗蛋。
过上半个月,或者20天,我妈就会把鸡蛋带到县城里卖掉。

这几只母鸡,其实是我家的小小银行。
可能是我的一双鞋,可能是姐姐的一件衣服,也可能被我爸在麻将桌上输掉。
偶尔有磕破的鸡蛋,则会留在家里吃掉。

还有一些可以吃到鸡蛋的机会。比如,我生病时,妈妈往往会做一碗清淡的疙瘩汤,打上一个荷包蛋。

还有清明节时,我们那儿的风俗,家里要煮鸡蛋,而且小孩子要碰鸡蛋。
两个小孩,各拿着自己的鸡蛋往一起一碰,看谁的鸡蛋更结实,鸡蛋破的一方输掉比赛,没破的那一方,则为胜者。
我们往往拿着鸡蛋玩上一个上午,才会小口的把它吃掉。

我妈是一位勤劳又节俭的农村妇女,即使在清明节大家都吃鸡蛋的时候她也不舍得吃上一颗。

等我上了高中的时候,家里的经济条件,已经好了很多。但那时我父亲的身体渐渐变得不好,我妈每天早晨,会给我爸做一些鸡蛋汤。
而她自己,仍然不舍得吃鸡蛋。

到了我上大学的时候,由于要承担不菲的学费,我妈就更舍不得吃鸡蛋了。在我寒暑假回家的时候,我妈往往会给我打上一颗荷包蛋。
我想让妈吃鸡蛋,妈却总是说:“你吃吧,我在家经常吃。”我知道这是安慰我的话。
那个时候作为一个刚成年的小小男子汉,心中也有一股担当家庭的小小的责任感。可是我,却不知道怎么去做,当时不能够做什么。

后来我毕业工作,觉得家里的压力应该小一些了,可没想到。母亲的压力更大了,总是念叨着“你在北京没有个家,什么时候才能买上房子呀?”
我明知道妈节省的那些钱,在房子面前毫无作用,却依然说不服妈,让她把钱花在自己身上。
我想,也许我成了家,妈就能放下心来,享些福了吧。

于是我也不断鞭策自己,努力工作。
七八年后, 我终于在北京有了自己的小窝,和家庭。

妈也从内心正在轻松高兴起来,终于舍得在做饭时给自己打个荷包蛋了。
然而此时,妈已经60岁,胆固醇偏高,医生已经不让妈吃鸡蛋了。